好多人听到“工业互联网”就会觉得抽象、难懂,今天央视财经频道《对话》栏目,用通俗易懂的十个问题,带大家了解一下,

0 Comments

  好多人听到“工业互联网”就会觉得抽象、难懂,今天央视财经频道《对话》栏目,用通俗易懂的十个问题,带大家了解一下,

  好多人听到“工业互联网”就会觉得抽象、难懂,今天央视财经频道《对话》栏目,用通俗易懂的十个问题,带大家了解一下,什么是“工业互联网”。

  工业互联网

  就是车间里那块大屏幕吗?

  树根互联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 贺东东:工业互联网大屏背后的逻辑,是整个生产经营的情况,实时的数据。具备这些,做决策就比较方便、正确。它也能够不折不扣地执行,这是大屏背后隐藏的逻辑。我们未来的制造业,其实可能跟打游戏一样愉快。

  (贺东东 树根互联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)

  工业互联网怎么衡量它的水平?

  树根互联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 贺东东:第一点,要看得清。生产经营、生产过程的数据模型,越多、越全面,它就越好。有一个很大的挑战是,制造业的设备数据可能是毫秒级的,更加灵敏,比打游戏高了几个数量级的反应。

  第二点,能够执行。制造业有很多工序,原来是靠人,现在不靠人了。从柔性制造的角度来讲,必须要有一定的智能做判断。

  工业互联网

  是否迎来爆发增长期?

  树根互联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 贺东东:企业从单个应用往全面数字化转型,需要一个操作系统来开发各种各样的工业App,数据、资源都要打通,不同企业之间做调度、管理、交互。工信部的数据显示,现在连接到工业互联网平台的设备的总数已经有7900万台,工业App也达到了28万个,所以它已经到了全面发展的阶段了。还有一点很重要,就是新技术越来越便宜,越来越平民化。

  工业互联网

  增速有多快?

  通用技术集团数科公司总经理 刘海舟:消费互联网就像是一个短跑比赛,工业互联网相当于马拉松,消费互联网是大家的需求,需要订餐,就有了外卖。而工业互联网的驱动力更多来自供给方,工业互联网涉及的整个产业链条、环节、复杂度大大高于消费互联网。

  (刘海舟 通用技术集团数科公司总经理)

  工业互联网

  是不是人人都能搞

  通用技术集团数科公司总经理 刘海舟:工业自身规律以及现场管理的重要性是不可忽视的。只靠一个开发人员在办公室中想不出来,因为还涉及加工设备本身的型号问题、加工路径的问题,从数字角度来考虑这个事情,可能达不到特别好的效果。

  九牧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 林孝发:消费互联网就是买和卖,人、厂、货都具备,就可以交易了。但工业互联网是一个系统工程,它是从需求端到质量技术的植入,再到整体的供应链链条,工业互联网相对更复杂。

  林孝发 九牧集团有限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

  工业互联网为什么比消费互联网难做得多?

  树根互联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 贺东东:工业互联网本质上是把新一代信息技术用到制造业里面,制造业是跟钢铁、化学反应打交道,它不是一个数字对象,它没办法直接跟机器设备打交道。所以我们要把它变成数字模型,也需要深入制造业知识,一个一个把模型建立起来,这个难度非常大。

  工业互联网

  为什么很难诞生巨头?

  树根互联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 贺东东:消费互联网的链路很短,一个平台的力量完全做成闭环,它就会形成“包揽”的角色,也能诞生巨头。但是工业互联网是一个网状的结构,互为节点,而且这个网可以把整个制造业全部覆盖,所以有本质区别。

  工业互联网是否等同于工业自动化?

  树根互联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 贺东东:自动化,用数控机床举例,它是自动化设备,靠指令就可以自动工作,但它缺少柔性化。而工业互联网,举例来说,就是换了一个产品,还是按照原来的指令做,根据情况变化去调整策略、程序,让它具备一定的智能。

  工业互联网如何提升产业链的能力?

  树根互联股份有限公司联合创始人CEO 贺东东:工业互联网可以实现更大范围,不光是企业内部管理的提升,还要提升整个产业链的能力。可以把客户洞察的机构和软件,建立起算法的模型,把全世界最优秀的设计资源纳入进来,把模具的生产厂家纳入进来。这样就可以更大范围地用全社会的制造资源,提升一些小企业的制造能力。

  工业互联网如何打造工业强国?

  通用技术集团数科公司总经理 刘海舟:工业互联网有助于解决基础的突破问题,它为解决基础设备的性能问题、卡脖子问题,提供了很好的一个解决方案。

海量资讯、精准解读,尽在新浪财经APP

责任编辑:王茂桦